我一直在尝试做一个“对世界怀有善意和热情的人 

2020-06-25 13:07 发布

193 0 1
这些年,我一直在尝试做一个“对世界怀有善意和热情的人”,以一己之力助大家突破认知的狭隘,更主动的去观察世界、为社会服务。

这是由惠普Z系列独家冠名的第三届(2020)站酷奖评委系列专访的第七期。
站酷奖作为一个关注设计价值的综合性商业设计奖项,旨在“发现与提升设计的价值”。第三届站酷奖(2020)有幸邀请艺术家、设计师、A Black Cover Design 联合创始人 Nod Young 先生担任评审,希望能在其评审的助力下,选拔出兼具商业价值,美学价值,社会价值,人文价值的杰出作品。


评委简介
Nod Young,曾就读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2015年,与广煜创建了 A Black Cover Design 设计公司(简称:ABCD),为客户提供品牌设计、视觉识别系统、产品包装等设计服务。ABCD 一直强调设计在表现上的特殊性、系统性和针对性,这为他们赢得了广泛的客户认可,以及众多国际国内奖项。包括:东京TDC赏、HKDA环球设计奖、红点奖、戛纳金狮奖、威尼斯杰出设计奖等。


近几年,拥有20年设计师身份的 Nod 正在尝试做一个“对世界怀有善意和热情的人”。数十万文字,上百篇文章,Nod 在知识星球和公共平台上用一如既往的“实话”,分享着他对设计和商业认知的敏锐洞察。他影响并激励着年轻设计师们,推动中国商业设计走向更为现代而清晰的未来。是怎样的成长经历让他拥有如今的思考方式?如何打造“一眼就来电”的品牌?让我们一起来走近 Nod,听听他的故事。


站酷网:个人成长和专业学习过程,哪些事情对你如今的思考方式产生了重要影响?


Nod:对人生产生重要影响,其实是特别重的一个话题。我们轻松一点地去聊吧,但,我希望大家能明白几乎所有的成长史背后都是由很多艰辛铺垫而成的,可不是简单地遇到某个人、搭上一段顺风车。近十年,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老罗,和我现在的合伙人广煜。我分别来说说,这两个人对我的影响是什么。



锤子科技 Smartisan 视觉识别系统及品牌设计 2012


老罗,对我是有知遇之恩的。他是个公众人物,而且是话题型的公众人物。其实与公众人物合作的优秀设计师很多,但由于老罗个人很重视设计,在他的产品理念和商业意识中,设计总是做为第一优先级被提及的,那就是为什么大家对“老罗的设计师”关注多了一些。我当然感谢老罗给我带来的流量,但其实他对我的影响更多是在专业领域里,对企业、品牌、产品和消费者的洞察,还有警惕我们的知识结构和社会认知。这些知识,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太宝贵了,况且又有一个蒸蒸日上的事业可以实际参与,跟老罗合作的三年时间,我的收获是巨大的,这些收获形成了我今天的设计语言、沟通方式以及商业见解。老罗同时是一个对公众和世界怀有热情的人,刀子嘴豆腐心,无论外界对他有怎样的评价,都没有改变他。我这些年也一直在尝试做一个“对世界怀有善意和热情的人”,我在自己的知识星球上写了上百篇文章,总量几十万字,把我的设计心得和体会分享给更多的设计师,让大家能突破认知的狭隘,更清楚、更主动的去观察世界,为社会服务。很可能我们这样做,会让世界从此变好一点点。


ABCD 合影,前排左三起:广煜和 Nod


广煜,是我的搭档,更是我的榜样。要知道人与人之间是存在差异的,我们可能有着相同的爱好,但却有着不同的主张。在搭档之间协调好差异,寻求共同进步的空间是合作中最重要的一环。我以前也有过跟其他人的合作经历,但真正能做到在对方身上学习,同时也感受到自身价值的合作,是不多的。在工作室成立的几年里,我们没有养成思考的惰性,在项目中寻找尽可能新的表达方式,这都源于我们建立了一个“如何让设计更好”的合作初衷,听上去虽然很简单,但数年如一日地去做,是很难的。我们喜欢设计,喜欢讨论设计,喜欢做设计。


湛庐视觉识别系统及书籍封面设计 2018 – 2020


站酷网:踏入设计圈时,你对设计的看法是怎样的?会认为做设计很难出头吗?


Nod:我做设计已经将近20年了,20年真的太久了,我已经回忆不起当年确切的状态了。我不认为当时的我是否知道设计意味着什么,当然也绝不会意识到设计发展到今天会是这样一个行业(我指的是行业规模和发展前景)。那时候,没什么好想的吧,反正就是做呗… 资讯也不发达,连个羡慕的目标都难找。今天不一样了,大家都知道哪个设计最红,哪个设计师最近又做了什么作品。但我们刚做设计那会儿,这些都没有,资讯是非常匮乏的。当然,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也是好事情,不用羡慕什么,也就不用着急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B Color Smilies
联系
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